笔趣阁 > 失忆后我踹了我的豪门老公 > 第54章 第54章你烂,我不烂。

江定忽然像只斗败了的公鸡, 在她面前蔫巴巴垂下脑袋,嗓音低哑,“不起。”

听清楚这三个字的陈映梨还有点愣, 她以为江定还会如往常那样尖酸刻薄。

江定握着的拳头又缓缓松,声音有些无力,“我不该说你不要脸,我只气不过。”

他直绷着后背, 被她和季樾拥吻的画面刺激的不轻,整个人始终处于焦躁不安的状态中。

陈映梨说不出没关系,大门微, 凌晨深夜的风里裹挟雨雪,吹的她四肢发冷。

江定将她从门边拽回屋子里, 顺手关上大门,隔绝外面的冷风。

他只穿了件『毛』衣, 脸『色』淡淡,看不出情绪, 他想和她说季樾不个好人,季家也点都不好待。形婚夫妻能养出多常的儿子吗?

何况季樾冷酷无情到超出人伦, 己的亲叔叔亲舅舅都下得去死手,继承公司没多久之后把亲叔叔送进局子。还有打包好的足够判处死刑的证据。

三十岁的老男人,机段位远远在她之上。

如果季樾另有所图, 她只有被骗的团团转的份。

这些,江定卡在喉咙里没有说。

他假设了这么多, 没有想过季樾真喜欢她,没有任何图谋。

“我上楼睡觉了。”

江定什么都没说,跟着她起上了楼,看见她头也不回走进卧室, 手指僵硬搭在门把手上,宁房门,进屋后他没有灯。

房间漆黑,窗帘紧闭。

他把已被捏破了的红包拿了出来,里面装的现金倒毫发无损,装的钱其实不多,每年都千块。

只有陈映梨会幼稚装九百九十九块钱,想要个好彩头。

江定从抽屉里找出崭新的红包封皮,重新将千块钱装了回去,捏在手里定定看了会儿,他默默从里面抽出张,然后拿上车钥匙,在凌晨两点钟出了门。

大过年的,营业的娱乐场所都没有几家。

他着车在街上找了久,找到家二十四营业的便利店,他拿着钱包匆匆下了车,绷着张冷峻的脸孔推门而入。

值班的店员昏昏欲睡,听见门铃声,陡然从睡梦中惊醒。

“欢迎光临。”

江定在货架上扫了圈,没找到块钱的零食,连纸巾都要两块钱,他无奈走到收银台,递出张红钞,态度前所未有的客气,“能不能换成零钱?”

店员张大了嘴巴,好像还没从震惊中回过神,结结巴巴从嘴里吐出断断续续几个字:“江…江…定?”

江定今晚没戴口罩,容易被粉丝认了出来。

店员个年轻的小姑娘,上学期间没少看他的电影,感觉己好像在做梦,她不还没睡醒?怎么会这么不真实?

江定,江定诶!

她用力掐了己的大腿,疼痛感让她清醒了些。

江定蹙眉,“我,能换吗?”

店员已有点晕头转向,连连点头:“可以!”

江定换完零钱离了便利店,又车回了家。

店员在他离之时,忍不住偷偷拿起手机拍了张他的背影照,发给己最好的闺蜜:【啊啊啊,刚刚江定来我上班的店里了!!!】

【天呐,你不知道他真人有多帅,比我见过所有的帅哥都帅。】

【没买东西,换了零钱。】

【不过好奇怪,还非要十个硬币。】

江定不确定陈映梨有没有睡,也不怕会把她吵醒,固执的敲响了她的房门。

陈映梨刚躺下被敲门声吵的坐起来,她穿着睡衣,懒洋洋去了门,“你不睡觉我还睡。”

江定伸手卡在门上,“等下。”

他把先前没给的红包递给了她,“压祟钱。”

红包里似乎还有硬币晃动的声音,她着他的面打了红包,数了下刚好九百九十九块钱。陈映梨好像完全没注到这个特殊的数字,而表情费解地问:“微信不能转账吗?”

那样不更方便!

何必大半夜来吵她的清净。

陈映梨看见他脸『色』不太好,安理得收下红包后又道:“刚和你说了我什么都没准备。”

江定垂眸:“你可以明天准备。”

他的手指大力捏着门板,骨节隐约泛白,皮肤下泛起青筋,他说:“我不着急,不过压祟钱也该有来有回。”

陈映梨把红包还给他,“那我不要了。”

江定不肯收,“你拿了拿了,我不管。”

???

还能强塞?

陈映梨搞不懂他的脑回路,略有些烦躁,“行吧,明天给你转账。”

江定:“我不要转账。”

陈映梨:?

他屁怎么那么多!

江定『揉』『揉』她刚吹干的头发,“睡了。记得我的压祟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