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失忆后我踹了我的豪门老公 > 第8章 第8章失婚少妇出来讨生活……

江定很少看直播,他这人审美十分挑剔,嫌弃直播间里花里胡哨的滤镜,也不喜欢那种哗众取宠吵闹的氛围。

大少爷屈膝降尊点进直播间,是用刚注册的小号。

用户名是随手『乱』打的——不平凡的大帅比。

江定从来不觉得陈映梨能在娱乐圈混得有多好,更不相信她能搞得定直播这种『性』质的活动,弹幕里路人的评论从来就不会客气,恶言恶语,看了几条她就受不了。

就像这几年,网络上的那些评论,她做不到无视,一次又一次受到影响,情绪失控试图和讨厌她的网友讲道理,最后被犀利的文字刺伤,哭着退网,又或者是红肿着眼睛发疯。

陈映梨在江家住了快十几年,也算半个掌中明珠。

她是被养的有点娇气的,吃不了一丁点苦头,矫情的、脆弱的、有些玻璃心的假公主,如若不然,也不会因为知道钟如凡的存在,就问他要个结果。

江定承认,他这么闲去看陈映梨的综艺直播,确实是想看她的笑话。

只是她甜甜对着少年说的那句话,真是刺耳的不能更刺耳。

他只是她的过客?

江定打字速度很快,低垂眼睫,面无表情敲下几个字——

【不平凡的大帅比:真能吹牛『逼』,也不知道是谁哭着抱江定的大腿,求他不要走。】

直播间里看热闹的粉丝因为陈映梨和越然不太对付的气场,而下头跑路了很多。

弹幕数量也跟着骤降,所以陈映梨几乎是同时就看见了这位用户名为“大帅比”的人,发的这么一句让她怒从心起的话!

陈映梨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喋喋不休:“这位网友,大好的日子就不要提那些晦气的人了好吗?而且你说的这个完完全全就是造谣,没有的事,我没做过,我不承认,只有江定哭着求我不要走的桥段。”

江定看着她在镜头前面不改『色』的撒谎,齿根气的发酸。

他不屑于说谎,没有一个字是假的。

他哭着求她别走?痴人说梦。

【大帅比:哦?是吗?】

贱了吧唧的语气。

看了就欠揍。

陈映梨没有再回他,而是很小心眼的把这个【大帅比】给拉黑了。

弹幕随着陈映梨的话变得也多了起来。

【她翻白眼了是吧?】

【好太妹哦,怎么可以对镜头翻白眼。】

【我亲眼看见,她是提起江定这个名字的时候才翻的大白眼。】

【尼玛好有事业心的女人,为了搞新cp,拆起前cp真的是毫不手软。】

【最毒『妇』人心啊,真的张口就来,如果我是江定的粉丝,现在就上去撕了她。】

陈映梨扫了眼人气值,原本四百三十多人已经翻了一倍,有了八百多人。

她觉得这是一个好的开始。

奈何她的合作对象非常不配合她。

陈映梨能怎么办?她也很绝望啊。

不过男人嘛,随便哄哄就听话啦。

尤其是这种看上去就涉世未深年纪轻轻的弟弟。

好骗的很。

陈映梨有些尴尬,“还没问你的名字。”

少年依旧是那张冷冰冰的帅脸,在她往他身边靠近的时候默默往边上靠了靠,整个就是莫挨老子的姿态,他惜字如金:“越然。”

艹。

危险危险危险!

这不是为女主生/为女主死/为女主发疯/为女主黑化/为女主变态的病娇小反派吗?

越然在这本书里的身份非同一般,金贵的小少爷,只不过他是父母不爱时生下的产物,自小对他的虐待已经在他内心种下了疯批的种子。

只有钟如凡,这个帮助过他的姐姐,是他生命里唯一彩『色』的光。

男主只是让伤害了女主的人,天凉王破。

而反派男二是直接上门索命,不留活路。

陈映梨更住,缓了缓她干巴巴笑了几声,“这么小就出来讨生活还真是不容易。”

越然挑了挑眉,“失婚少『妇』出来讨生活也很不容易。”

陈映梨:“……”

你妈的。

【笑死我了。】

【精彩,怎么那么好笑,还有点子好磕。】

【哪里好磕了?我牙都被崩掉了,这明明就是死对头的互婊。】

陈映梨又不是真的喜欢他,只是强烈的职业道德让她不得不将节目继续下去,她问:“你是不是叛逆期还没过?”

越然沉下了脸,明明先出口伤人的是他,这会儿他却不高兴了。

陈映梨说:“直播还有半个小时,我们随便聊聊天也行。”

到现在,他们两个人的直播间依然是人气值最低的。

导演组也没想到颜值最高的一组,竟然最拉胯,□□到了倒数第一名,完全没有达到他们想要的效果。

而失去江定妻子光环的陈映梨,更是他们想踢走就能踢走,甚至连踢走她的借口都不用找。

导演很后悔,早知道就不请陈映梨了,还想靠她翻身,真是在做梦。

越然微微抬起脖子,漂亮透明的眼睛定定看着她,眼神里有种看不懂的复杂深沉,他最先知道的是江定那个人,钟如凡的初恋男友。

他看着那两个人偷偷谈恋爱。

图书馆、电影院、学校的『操』场、围栏外的小树林,那个骄傲的少年心甘情愿蹲下来为她系鞋带,紧紧牵着她的手在海边的沙滩奔跑,大雪纷飞的深夜将她裹进自己的大衣里。

后来他们分手了。

越然希望他们永远都不要和好。

所以当陈映梨傻兮兮被江定当成赌气的筹码被利用的时候,越然心里其实很高兴。